陈竺谈新中国60年医药卫生事业

  • 2009-09-16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9月10日,卫生部部长陈竺接受采访。新华社记者 张铎 摄

        新华网北京9月15日电(记者 周婷玉)题:告别“缺医少药” 实现全民“病有所医”――卫生部部长陈竺谈新中国60年的医药卫生事业 

        从一个“赤脚医生”到卫生部部长,陈竺切身体会过缺医少药年代的无奈,同时也见证了新中国60年来医药卫生事业的跨越发展。 

       回顾过去,他的话掷地有声:“大家把‘东亚病夫’的帽子彻底扔进了太平洋”;展望未来,他信心满怀:“大家终将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”。 

        人均寿命突破“七十古来稀” 人民健康水平显著提高 

 
       2009年9月10日,卫生部应急指挥中心。看着大屏幕上各地通过网络直报过来的甲型H1N1流感疫情数字,陈竺说:“尽管当前防控形势严峻,但是大家有信心打赢这场防疫战。” 

        陈竺的信心来源于这样的事实:在全球死亡数千例的情况下,我国至今尚无甲型H1N1流感死亡病例;我国在全球率先完成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临床试验,并成为首个可以应用这一疫苗的国家。 

        两个月前,他伸出胳膊,成为全国第一位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受试者。“为了人民健康,医务人员应该带头。”陈竺说,目前看来,国产疫苗是安全的。 

        陈竺指出,在过去的60年中,以疫苗、抗生素等为代表的医药科技发展迅速,深刻地改变着人类的生命进程,在维护人民健康方面扮演了不可替代的角色。 

        60年来,我国基本消灭了天花、丝虫病,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无脊髓灰质炎目标,儿童白喉已连续20年无报告病例。 

        曾经被称为“国病”的乙型肝炎,也通过接种疫苗等措施得到了有效的控制。自2002年国家将乙肝疫苗纳入免疫规划以来,全国乙肝病毒携带率已从11%降到了7%,婴幼儿携带率更是低于2%。 

        陈竺说,在这一次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中,我国还要为15岁以下儿童补种乙肝疫苗。“这种努力持之以恒,乙肝发病就会明显降低,希翼2015年乙肝病毒携带率降到6%以下,尽早将‘乙肝大国’的帽子摘掉。” 

        目前我国已经有13种疫苗覆盖到15种疾病,这极大地改善了人民的健康水平。 

       新中国成立前,中国人被称为“东亚病夫”,人均寿命只有35岁,但现在人均寿命已经达到73岁,完全突破了人生“七十古来稀”的局限。 

        走出“缺医少药”的困境 医疗服务体系不断健全 

 
       上世纪70年代,在卫校实习的陈竺看到一个血友病的孩子,牙龈一直出血,因为没有药品,三天后孩子走了……那是陈竺感觉极度无助的三天。 

        1978年报考上海第二医学院研究生时,尽管当时心血管和胃肠道疾病也都是热门,但陈竺毅然选择了血液病专业。因为那三天的记忆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。 

        经过20多年研究,我国在抗击最为凶险的白血病之一――急性早幼粒白血病方面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绩,使急性早幼粒白血病患者的55年生存率从百分之十几提升到90%。陈竺就亲身参与了这道难题的攻克。 

        从1970年到1978年,中国的农村严重缺医少药,“赤脚医生”们只能靠“一根针、一把草”为百姓看病,抗生素在当时被认为是豪侈的药品……那是陈竺永远难忘的8年。 

        陈竺说,新中国成立初期,我国医疗资源极度匮乏,医务人员只有10万人,每万人只有2张床,技术水平低下,医药和设备产业几乎是一纸空白。“怎么样发展医疗卫生事业,提升医疗服务水平,构建完整医疗服务体系,是老一辈卫生人普遍的困惑。” 

        经过60年的努力,我国医药卫生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:2008年全国拥有卫生机构27.8万个,医疗卫生队伍600余万人,每千人2.8张床。说起这些,陈竺如数家珍。 

        同时,我国的医药和医疗仪器产业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,1978年后每年都以16%的速度在增长,而且还大量出口,不断开拓国际市场。2007年,全国医药工业总产值达6679亿元,医药贸易出口额246亿美金。 

        陈竺说:“我国现在总体的医疗质量和主要的健康指标有了大大的提高,医疗服务水平明显提升,可以说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医学体系。” 

        农村医疗格局的变化更是让人欣喜。陈竺说,现在我国农村拥有县、乡、村三级医疗服务体系,医疗队伍素质在不断提升。2008年底全国共有村卫生室60余万个,乡村医生90余万人。在深化医改中,国家还投入巨资改善县级医院的服务能力,力争使百姓大病不出县。 

        “另外,近年来,我国农民还第一次有了一个以政府投入为主的医疗保障制度――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。”陈竺说,2002年试点以来,我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已覆盖全国所有含农业人口的县(市、区)。在全国,包括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在内的各类保障制度覆盖了超过10亿城乡居民,多层次医疗保障制度框架正在形成,为广大城乡居民化解医疗风险建立了保护屏障。

        医改针对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下药 医药卫生事业继续在攻坚克难中前行 

        1989年7月3日,陈竺结束了在法国5年的学习,带着几大箱资料和仪器,踏上了回国的旅程。“当时出国留学的使命就是努力学习,提高自己的常识水平,然后回国。”他说,“任何时候,都要讲信用,要实现自己对祖国的承诺。” 

        18年后的同一天,已被任命为卫生部部长的陈竺跟中科院的老部下话别。他说:“这关系到13亿中国人的切身利益,责任重大,确实压力很大。” 

        这相隔18年的人生转变,对陈竺而言,都是为了同样的信念,那就是维护祖国百姓的生命健康。 

        刚上任的陈竺,面临着社会对“看病难、看病贵”问题的热议。“如何为13亿人民提供一个基本医疗服务和公共卫生服务体系,以及相应的保障体系,这一挑战在世界上还没有先例。” 

        陈竺认为,“看病难”主要是医疗资源的配置不合理,特别是优质医疗资源都集中在大城市,老百姓找到好医生不容易;“看病贵”,一方面是医疗费用的上涨明显高于人们收入的增长,另外是个人支付比例过高。 

       “医改就是对准‘看病难、看病贵’下药的。”他说,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就是要缓解和减少由于疾病造成的贫困,基本药物制度要保证药物物美价廉,完善基本医疗服务体系是为了方便群众就医,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是为了预防重大疾病。 

        另外,公立医院改革是难点、也是热点。陈竺说:“尽管不好控制,但它集中了看病就医的诸多矛盾,所以必须进行改革。”今年,公立医院的改革试点将在全国12个城市启动。 

        “任何医改方案都很难让每个人满意。”对深化医改的长期性和艰巨性,陈竺有着充分的心理准备。 

        他说,工业化、城镇化、人口老龄化、疾病谱变化和生态环境变化等都将给医药卫生工作带来新的挑战,人民群众也对医疗卫生服务不断提出新的要求和期盼。 

       “建立基本医疗卫生制度,提高全民健康水平,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伟大目标,正是卫生工作最重要的任务。”陈竺深信,我国的医药卫生事业将在攻克一道道难题中创造新的辉煌业绩。 

关注大家的微信公众号
获得更多资讯

澳门威斯尼总网站

搜索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